Relocating Divinity

Being an Atheist Theist

 

吳權倫 [website]

 

角度—運氣

 

相紙紙雕、燈架、描圖紙、麥克筆、壓克力管、裝框影像、PP輸出、不鏽鋼架、花崗岩

2016-2017

藝術家以3D掃描、數據分析圖、花崗岩地磚、檔案文件化、紙雕等多元方式,再現韓國百潭寺溪谷邊的石頭塔。石頭塔是韓國人傳統的許願儀式;石頭塔疊得越高、屹立越久,許的願望就越有可能實現。藝術家用科學數理方法,嘗試計算能讓願望最有可能獲得實現的角度範圍;繁瑣的測量與計算過程,最終卻成為屬於藝術家自身的另一場儀式。最終算出的數值結果與石頭塔間看似毫無道理,正如同所有被寄託運氣的事物與運氣間的關係。人類本能中存在一種對於自然預兆的渴望,希求透過與之互動而得以望穿未來、獲得祝福。神秘壯觀的自然與明確卻低調的數學,兩者之間其實都可信也不可信,但我們總會找到自己於當中的入迷。

         吳權倫多年來的創作皆圍繞於傳統與現代、自然與文明、生態與政治、媒材與數位等主題,並擅長以概念型變的方式產製眾多發人省思的作品。對比傳統標本剝製術及現代3D建模的「標本博物館」(2009–2013)、討論自然與人的關係「沿岸採礦」(2014–2015)與「JTC 街替器」(2012–2017)、以及近期反思人類意志如何影響家犬演化的「馴國」(2019),都屬此例。「角度—運氣」是藝術家思考宗教議題、並將此思考轉化為極具個人特色作品的一次嘗試。如果韓國傳統的石頭塔是人們重置自然物、向自然致敬的原始宗教儀式,是人們以簡單的藝術創作、再現自然之崇高性的宗教行動,那麼「角度—運氣」代表的,便是藝術家以科學理性方式,重置原始儀式、向儀式致敬的藝術行動。

WU Chuan-lun [website]

 

“Angle-Fortune”

Paper-craft made with photo paper、lighting tripod、tracing paper、marker pen、acrylic tube、framed images、PP print、stainless-steel rack、granite

2016–2017

Using 3D-scanning, data analyses, documentation and paper-carving, the artist represents a stone pile built by the riverside near Baekdamsa Temple, South Korea. Piling up stones is a traditional way of making a wish in Korea. The higher and longer a stone pile stands, the more likely a wish will come true. The artist therefore endeavors to find the perfect range of angles so that a stone pile can stand high for as long as possible. The tedious process of measuring and calculating underpinning the work becomes the artist’s own ritual. The final numbers, however, seem to be irrelevant to reasons for the fall or standing of a stone pile—just like the arbitrary association between a symbol (or a ritual) and the wishful fortune ascribed to it. People seem to be intrinsically anxious about natural omens; we endeavor to foresee the future by interpreting nature. On the one hand is the mystery and spectacle of nature, on the other is precise and humble mathematics—whether we believe in them or not, we can, nevertheless, always and easily see their enchantment. 

         Chuan-Lun Wu has long focused on subjects relating to the duality between tradition and modern, nature and civilization, ecology and politics, etc. The artist is particularly good at discovering unique concepts that are attached to objects, materials, images and symbols, and creating marvelous artworks by manipulating conceptual transformations. Examples include “Museum of Taxidermy”(2009–2013), “Coast Mining”(2014–2015), “Debris”(2011–2019), and his recent work “No Country for Canine”(2019). “Angle-Fortune”is another remarkable attempt at artistic creation when the artist turns his attention to religious phenomena. If piling up stones is a primitive religious action in which humans create a simple artwork by re-setting natural objects in praise and honor of sublimemother nature, then “Angle–Fortune”is an artistic action in which the artist applies science and mathematics to honor primitive religious rituals of mankind. 

 

計算「神的領域」面積

開幕講座藝術家與談逐字稿

會做這些作品完全是駐村時候的意外。我去韓國之前完全沒有預期說會做這個東西,駐村的時候就是在那邊到處找題材、找資源,最後陰錯陽差找到這個東西。

   其實石頭塔,我覺得它現在因為韓劇或是韓國的一些影視文化,已經變成了流行文化裡面有點通俗、然後有點⋯很消費的狀態。它常常被包裝成一種浪漫的祈願啊、那種儀式啊。我自己是沒有看過韓劇,但是我聽非常多身邊的朋友在看到那石頭塔的時候,都跟我說他們最早是在韓劇裡面看到的。但其實石頭塔在歷史上是有更深遠的源頭;它最早是從佛教的浮屠⋯佛教徒他們會做功德,然後蓋一個石塔,就是真的砌一個石塔,可能擺在村子口,或是擺在城鎮重要的一個地方,是一種做功德、一種彰顯佛法的動作。但是如果今天是一個比較窮的人,他其實沒有能力去弄浮屠,於是就衍生出另外一個形式,也就是堆這些石頭堆。所以你可以看到比如說像藏傳佛教,他們就有很多石頭堆的東西,然後上面掛滿彩旗。所以石頭塔它背後其實是有一個比較傳統性的淵源,然後它當然就是輾轉地一直在流傳、流變,然後不知道是在哪個時間點,也許在韓國或是在別的地方,它就是默默變成一個堆石頭塔,然後也是祈福的儀式這樣子。這個東西從一個其實滿正經的一個宗教行為,演變到現在已經變得很消費、很不是文化的這種東西;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也是一種奇怪的現代化?

   那時候為什麼會用幾何化分析石頭塔,其實跟我自己的信仰觀比較有關係。我自己沒有特定的信仰,但是我相信有Higher Power。我是屬於這一派的;我不崇拜、不特別覺得說是哪個神或是哪個系統,但是我相信有一個更崇高的力量在這整個宇宙之中。我自己很喜歡的一個說法是,「神」是解釋「Why」,而「科學」是解釋「How」。我一直非常地喜歡這個說法。所以當我看到石頭塔的時候,我其實好奇的是,有沒有辦法用一個有點像假科學或是偽科學、或是仿科學的方式,好像很理性地去分析它的狀態?大家等一下如果有空的話,可以去樓下看那個很長的展桌。展桌上面畫的就是石頭塔它的展開圖;展開圖上面每一個角度都是⋯每個單獨的三角形的三個角,因為三角形會有最大角、最小角,還有中間的角。那個展開圖其實分成三張紙,三張紙就是代表三種不同的角度。每一張紙就是記錄一種角度,分別是最大、最小跟中間值。

   這個整個作品裡面最重要的東西,也就是對我來說最精華的那個東西,絕對不是那個做出來的那個紙雕。它對我來說其實已經⋯那個紙雕其實有點像民俗結構裡面的一個祭品、或是一個後來延伸的東西。整個計畫裡面最重要的精神,其實是掛在那個牆上的那張陽山圖,就是大家可以看到的頂端是一個圓圈,然後下面有很多三角形的那張圖。那是我在分析石頭塔它三角數據的結果;這個步驟如果大家有興趣我再慢慢跟你們講。因為就是有很多步驟、然後最後步驟上去後就得到一個面積的圖。我最後為什麼選擇用一個面積的圖給大家看,其實是因為在算這個計劃的時候,其實我有算到一個數字。這些角度一直互相算來算去,我其實有得到一個數字,但是因為我無法決定說今天這個數字要代表的是幸運還是不幸,我覺得我無法判斷這件事情,所以我最後就留下了一個面積,讓大家自己去決定這個面積的範圍。面積於是變成一個比較中性的狀態,讓大家自行去判斷說你要相信的這個東西是好的、還是壞的。大概是這樣的狀態。